枫林晚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想你,像你》28

白鹿跳崖:


  • 文案:ABO带球跑/这个设定真的带感


  • A乾阳B中元O坤阴


  • 自娱自乐/不喜勿喷/更新再说


  • 双胞/爹一个娘一个


  • 如果可以接受就看下去




有小天使表白我,还能说什么?加更啊!谢谢,谢谢,谢谢各位的厚爱。




双杰解开心结,以及为爱有私心、于是和世人见到的不一样的蓝二——克制和隐忍在再见到你之后都粉碎了,只想好好保护你。




进入完结倒计时·三,我保证下一章巨甜。




贰拾捌.




   两人这样的局面直到苏涉偶然露出的破绽揭开了穷其道截杀的真相。




   而观音庙里金光瑶要找的东西掉包,以及魏婴出其不意的出招,还有蓝曦尘灵恢复的配合总算是挽回了局面。




    局势翻转也就在这一夕之间。




    只是魏婴实在没料到,他以为他能招来的是观音底下的邪祟,例如大兄弟的脑袋,谁能料到:是满屋子受烈火焚烧而死的厉鬼,浑身赤裸的厉鬼。


   


   这就有点儿意思了。




    更没想到的是厉鬼共情出来的金光瑶的过往,以及金光瑶后来的交代。




    后来又发生了许多的事,局势翻转来翻转去,邪不压正?




    不过是许多可怜人的故事,无论是金光瑶还是聂家两兄弟,抑或是他,但所有人都身处其中,被金光瑶和聂怀桑两个人推动。


   


    如果没有温家?没有风流成性的金光善?或许就没有这段往事,但事情终归没有如果。




     最终来的结果也只会是观音庙下恩仇入土。


 


    魏无羡理清了所有事情,也了结了所有事情,经过了这么多事情,自己哪里还在乎夷陵老祖四个字?正想长舒一口气。门外突然地又响起狗吠,当即三魂丢了七魄,虽然不多久前还为了找魏琬跟着跑了一路来着,当即顺着蓝湛就要往他身上爬。




    蓝湛身子一僵,倒是没有说什么,自动站到了前面,一堆人赶来了,江家的主事,蓝启仁叔父,一众家主,一众小辈,跟着蓝启仁跑在最前面的还是他两个孩子。




    魏婴看了一眼两个孩子,觉得莫名心虚起来,特别是魏琬,他和这个大儿子可是做过约定的,一定要带着他好好活着,又骗他独自出来冒险……




    他使了个眼色,示意魏琬待会儿出去说,起码现在别炸毛,又扭过头看蓝湛,蓝湛知道,现在的场面乱糟糟的,又是一片非议,一群人乱七八糟和鸭子一样说上一通就要给人盖棺定论。




   蓝湛知道:对于魏婴,这种场面他是极其不喜欢的。




   于是,两个人找了个机会悄摸着走了出去,魏婴站在院子里,大儿子果然抱了上来,一双手和父亲一样力气极大,两行泪就飙了出来。更离谱的是,小儿子也抱了上来,呜呜呜,倒是蓝湛,好整以暇地站在一边,给他腾时间腾地方。


 


    魏婴让两个孩子抱了一会儿,无奈道:“这不没事吗?别哭了,大玉啊,小玉啊,我没想抛下你,这不是和父亲出去过正好碰上了吗?”




   两个孩子不回话,倒是没哭个稀里哗啦了,就是不说话。




   魏婴只能继续无奈地一手搂一个,半弯着身子紧紧抱住。


 




    蓝湛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屋檐下,江澄也在那里,两个人并排站着,隐在阴影里,江澄似乎有什么话要对魏无羡说,可看到这样的场景突然又说不下去。




    曾经的肝胆相照、无话不谈,经历了一场穷其道,一场乱葬岗讨伐再到现在,还是尴尬。




    反倒是蓝湛先开了口:“江宗主,你家的事我从未经历过,本不应多嘴,但牵扯上了魏婴,容我说一句:十三年里你过的不好,他又何曾过的好,如他所说,他从未有一日忘记。他自顾自折磨了自己十三年,一个人带着魏琬,几乎是心死,蓝琰差点死在你手下也从未谈过报仇二字。若不是我还带回了蓝琰,他这辈子就消磨了。你失去双亲失去姐姐,是真要他赔上命?”




    蓝湛说着,似乎是从未说过这么多话一样,顿了一下,又道:“所以,即使你觉得不够,我……我也想请求你,要你,与他少见面。”




    说到这里,蓝湛又顿住了:“如果你还是放不下,那就与他少见面。我就是想私心一回,让他好好过下去。否则……”




    江澄打断他,他听不下去这些话了,魏婴的命就是好,可是他没泛起一丝一毫的嫉妒,特别是金光瑶说出那些事之后,每个人都被命运玩弄于鼓掌,他们两个比惨也够了,斯人已逝,自己或许是要放一放了:“我知道了,蓝忘机我堂堂江家宗主没你想的那么不堪吧?”




    两个人正说着,魏婴终于是发现蓝湛不见了,一眼扫了过来,他看着江澄,发现这人看他的眼神似乎又回到了他们笑笑闹闹的少年,虽然依然有些复杂,但是是熟悉的嫌弃了,他知道,江澄放下了,他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不由一喜,带着两个又挂面包口袋的孩子就往那里挪,一边挪一边道:“你们两个好了,带你们去和舅舅打个招呼。”




    魏琬看自家爹亲委实不方便,大发慈悲,松了手,顺带拽开了自己弟弟。




    一家人算不上欢喜,走到了江澄面前,江澄把之前想说的解释咽了回去,一时又无言了起来,反倒是魏无羡,拾掇两个孩子一人叫了一声舅舅才又缓和了局面。




    魏婴道:“谢谢你,江澄。”




   “不要谢,我家不是厉鬼,没想揪着你不放。”江澄说着,依旧是凶巴巴的,但也没有凶到哪里去。




    魏婴道:“我知道了,还是谢谢你,我和蓝湛准备出去走走,等生了女儿再找你喝酒。”




    江澄对于魏无羡这厚颜无耻的巨大消息吓了一跳:“你说什么?你……”




   “没错,和你告别。”魏婴似乎也反应过来了,挠挠头,不好意思。一家其他三口都看着他,眼睛发亮,翻译过来都是:真的?真的要女儿?真的生妹妹?完全没有注意前面才是重点,后面只是他这不正经的人不正经发言。




    江澄:……“那你保重。”




    魏无羡重重地点头:“好啊,我觉得这些世家太麻烦了,我走了,江澄你别羡慕。你赶紧找一个知冷知热的。”




   “行行行!”江澄觉得他们终于是聊不下去了,不耐烦地挥手,让这几人赶紧走。



Yanxi:

把画的忘羡拼个同框~(因为忘羡才开始画同人,虽然才画了一个多月~ヽ(゚∀゚)ノ之前画的都是基本上都是Q版和软妹,不太擅长画男生吖,还是需要多多练习啊!再来一句……忘羡真好!(づ ̄3 ̄)づ)

【忘羡】蓝二公子暗恋史073

酸菜叽上线。

-白玉瓜-:

073.绮梦(上)

百凤山一别,便又是相见无期。

然而此行于蓝忘机而言收获不小,他用初吻强行换了魏无羡的不知第几吻,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魏无羡。

是他想亲吻的人,想拥有的人。

蓝忘机将魏无羡“赠予”他的鲜花养在一只羊脂白玉瓶中,放在静室的书案上,将江厌离赠予魏无羡的那朵花养在龙胆小筑外的龙胆花丛中。

母亲,他送花与我……可是在暗示?

近日来蓝曦臣总往金麟台跑,族中事物便由蓝忘机和蓝启仁担着。

这日,蓝忘机去古室清点仙器,出来时衣衫上沾了一缕异香。

这缕异香一直伴随他入梦。

再睁眼时,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苍翠,他正扶着一棵树,气息微乱。

蓝忘机看着这棵树,觉得有些眼熟,可不就是百凤山围猎当日,他强吻过魏无羡之后,落荒而逃到树林深处,被他捶成碎屑的那棵吗?

又是梦?

蓝忘机心中了然,心知魏无羡很快就会过来和他打招呼,这次他悉知剧本,自然不会再那么粗暴的去捶树,收敛心神,一本正经的站在远处等着。

他冷静下来,便想起自己是来与魏无羡道明心意的,组织了一番语言,等了许久,却不见人来。

这个梦,怎么不按剧本来?

蓝忘机想了想,觉得那里不对。

魏无羡方才那个状态,怕不是又睡着了。

回想他蒙着眼睡着的模样,躺在树上的那个姿势……蓝忘机惊觉,就这么放他一个人在那里着实不妥。

之前跟着他,本就是担心他目不能视,遇到什么麻烦,此时怎能疏忽?

思及于此,蓝忘机循着原路返回。

还未走近,就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

“嘿,这位仙子请留步。”

魏无羡满面春风般笑容,双手负于身后,腰间插着一管漆黑的笛子,走起路来闲庭信步,风姿卓绝。

蓝忘机驻足,眼看着魏无羡走向一名身形颀长的女修。

那名女修身着一身白衣,是姑苏蓝氏女修的装扮。只是这名女修的身形也未免太过颀长,魏无羡已是与他蓝忘机相差无几的身高,这名女修竟也与魏无羡相差无几。

他竟不知,姑苏蓝氏还有这般高的女修。

姑苏蓝氏男修女修向来是分开修炼,蓝忘机也只是略有惊奇,倒也未曾多想。

那么女修闻声停下脚步,转过身。

她这一回眸,却是把魏无羡和蓝忘机都惊呆了。

眉清目秀,面如白玉,眸色浅淡,看上去有些清冷,举止投足皆是一派雅正端方,只是神色间尽是从容随和,倒是让人赏心悦目。

蓝忘机:“……”

女修道:“何事。”

她的声音清清冷冷的,但却不至于巨人于千里之,冰冷中带着一丝温和,从容而优雅。

魏无羡看见她的脸,怔了一下,笑着道:“诶?这位仙子,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女修依旧惜字如金,道:“何人。”

蓝忘机简直不想看下去了,只听魏无羡道:“你们姑苏蓝氏的名士,含光君,蓝忘机呀。”

女修顿了顿,道:“略有耳闻。”

姑苏蓝氏男修女修分开修炼,这名女修对自家名士也只是略有耳闻,倒也不难理解。

魏无羡当年翻遍云深不知处,也未曾见过一名女修,如今不仅见到了,还与蓝忘机如此相似,让他老老实实而不撩拨几句,那怎么可能呢?

魏无羡道:“那我呢?”

他问这话,本意是问她是否也是略有耳闻,可他的嘴唇还有些红肿,眼睛被黑带蒙了一个时辰多,阳光对他而言仍是有些炫目,除掉黑带后眼中一直泪意上涌,脸上笑容风流肆意,看上去异常性感。

女修似乎有些招架不住,耳垂微红,面上依旧风平浪静,蓝忘机以为她要说:“不是。”

可那女修大概是被魏无羡迷得目眩神驰,竟然道了句:“我的。”

蓝忘机:“……”

魏无羡:“……?”

他环顾四周,有些警惕的摸了摸下巴,想起方才失掉初吻,脑中忽然浮现一个大胆的猜测。

心道:这么强势又霸道的风格,似曾相识啊。

她语出惊人,蓝忘机去看魏无羡的反应,本以为魏无羡这位花丛高手总该应对自如,却见魏无羡……脸红了。

魏无羡脸色微红,一副被噎住的样子,怕是吓得不轻。

蓝忘机第一次见他调戏不成反被调戏的模样,差点笑出声,竟觉得要命的可爱。

到底是魏无羡,他怔了一下,轻笑道:“不是,这位仙子,什么你的?我吗?还是……魏某人的初吻?”

魏无羡本试图扳回一城,却不成想那女修一本正经的道:“嗯。”

她说完,似乎觉得表达的还不够明确,又道:“都是。”

魏无羡:“……”

蓝忘机:“……???”

这位女修的一双耳垂已经红得几欲滴血,说话都语气却无比诚恳、无比笃定,像是鼓足了勇气,下定了决心。

魏无羡在说风流话这件事上第一次遇到对手,并且对方开口只有只字片语,却言简意赅。

魏无羡被她直白所打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这位仙子好生厉害,佩服佩服,不过魏某人可并没有答应你啊。”

女修垂下眼帘,不语。

魏无羡也不语,笑意满满的看着她,想看看她还能如何语出惊人。

这位姑娘不论相貌还是修为都是人中极品,面对感情又这么直白得可爱,魏无羡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只是他怎么说也是个年轻气盛的男子,堂堂无上邪尊,就这么被一个姑娘撩得找不着北,说出去着实有些丢了老脸。

再想想不久前蒙着眼小憩时,还被这位姑娘摁在树上吻了个七荤八素,怎么说也得找回点场子。

魏无羡颇有耐心,等了许久,那名女修抬起眼帘,一双浅淡的眸子染上了一丝绯红,她道:“如何才能答应。”

魏无羡不信邪,还治不了他这未来的夫人了?

他摸了摸下巴,不要命的撩道:“倒也不难。”

女修目光灼灼,直视着他。

魏无羡对他眨了眨左眼,暧昧道:“姑娘你……再把方才的事情做一遍,我便从了你。”

他怎么也不相信,姑苏蓝氏那种家规之下,能出如此与众不同的人,还是位容貌修为皆十分出众的仙子。

魏无羡心道:姑苏蓝氏不是家规森严?她敢偷亲强吻第一次,想来已经花光了她所有的勇气,我还就不信她敢再来一次!

女修顿了顿,一本正经的开口道:“这可是你说的。”

魏无羡:“?”

他本能的觉得剧本不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后脚跟绊到一根树藤,一个重心不稳,身体往后倾倒。

那名女修紧紧的攥住他的手腕,魏无羡道了声“多谢”,正要借力站稳,却被人勾住膝弯,就这么打横抱了起来。

魏无羡:“……”

蓝忘机黑着脸:“……”

魏无羡脸上的表情不可谓不精彩,他被个姑娘抱着,根本不敢乱动,整个人僵硬得像块木头,脸色绯红,磕磕巴巴的道:“呃那什么,这位姐姐,你……你要不先放我下来?我一个大男人还让人这么抱着,咳……太难看了。”

女修一脸平静,不理他,抱着他继续前行。

魏无羡哭笑不得,投降道:“姑娘,我开玩笑的,你先放我下来,这样子让人看到多不好,一会儿你们蓝先生看到了,怕是要以为我用了什么妖术蛊惑了你,哈哈哈……”

仍然没人理他。

魏无羡见说不动这位仙子,干脆放软了身体让她抱,心中好笑道:我还以为姑苏蓝氏都是些小古板,想不到还有这么厉害的姑娘,当真是开了眼界。

这位姑娘相貌是他喜欢的类型,性格分明该是害羞得要命,却不知暗自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怕是暗恋他很多年了。

她是从什么时候……

魏无羡心道:说起来,五年前我曾去姑苏蓝氏的云深不知处听学过几个月,虽然时间不长,但却留下不少事迹,难道她是那个时候看上我的?

我魏无羡何德何能,竟能得如此优秀的一位姑苏蓝氏女修如此惦记,五年的暗恋,这份感情怕是早已酝酿发酵,如此情深义重,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辜负。

他琢磨着回去挑个良辰吉日便去姑苏蓝氏提亲,忽然身子一轻,回过神。

女修将他放到那根他之前躺过的树枝上。

魏无羡哭笑不得,这姑娘当真是耿直,让她把方才的事情再做一遍,她果真要如法炮制,连位置都要与方才一样,像是怕他又找借口,放她鸽子。

女修牵起他的手,一本正经的道:“借用。”

魏无羡知道她指的是护腕的黑色布条,忽然起了玩心,笑着道:“拿去吧。我可不像你们家含光君,想借他抹额一用,他都不理我。”

那女修顿了顿,从容的解了他的护腕,有样蒙上他的眼。

魏无羡眼前一黑,等了一会儿对方没有反应,他以为这位姑娘终于是怯了,笑容加深,笑意满满的说:“好吧好吧,不逗你了。多谢姑娘垂爱,来日我便去姑苏提亲,定会风风光光的迎娶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准备去解蒙眼的黑布,忽然手腕就被人捉住,下一刻,一条不知名的条状物便有条不紊的缠了上来,将他的两只手腕绑在了一起。

魏无羡不明所以,好笑道:“你绑我做什么?我又不会逃跑,快给我解开。”

 “不要。”

这声音依旧清清冷冷,却分明是个男声,还是个十分熟悉的男声。

魏无羡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没多想。

对方并无恶意,魏无羡便只当是乐趣,挣几下挣不开,好笑道:“好吧,不解就不解。不过话说回来,姑娘你准备得还挺充分,竟然还随身带了绳子,难道是怕我不答应,便将我抢回去吗哈哈哈哈……”

他这一声还没笑完,嘴就被两片温软的唇瓣封住了。

与之前那一吻的触感一模一样,起初还小心翼翼,像是怕碰坏了他,随后愈发动情,愈吻愈深,只恨不得将他拆吞入腹。

魏无羡很快便招架不住,“嗯嗯唔唔”连句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就被吻得晕头转向,神形分离。

他的双手绑在一起,被对方一手抓在手里,压在两人胸膛之间。

不知吻了多久,魏无羡的脸色潮红,几欲窒息,眼前一阵阵发黑,顾不得对方是女子,双手本能的去推对方的胸膛,却发现这位“姑娘”的胸前与他一样的一马平川,甚至还要硬朗许多。

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丢尽老脸,被一位“姑娘”亲死的时候,这位“姑娘”终于大发慈悲的放过了他。

唇瓣分开时,下唇一痛,又被咬了一口。

魏无羡这次早有准备,战况却被上一吻更加凄惨,他歪着脑袋,脸色潮红,嘴角挂着一丝口涎,大口喘着气,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见他这副惨样,蓝忘机忽然想起两年前那个噩梦,担心他就这么一口气喘不上来,忙把他扶到怀里,让他靠在自己胸前,一手抱着他,另一只手去抚他的背,帮他顺气。

好一会儿,魏无羡才勉强喘过气,但他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被一个“姑娘”,还是姑苏蓝氏的女修,就一个吻搞成这副德行,完事了还让人家给他顺气……饶是他这么不要脸的人,一时之间也变得自闭了。


我有一剑堪磨十年

高富帅JRZO:

画扇


*牡丹网上找的

*请先看清内容和tag再评论

关于cp的抱怨

按理说我是个很杂食的人,在其他cp里体现的尤其明显,但是忘羡这对的雷点却颇多,经常新粉了一个作者,过两天她写个很雷的梗就取关了,结果在这么火的cp里嗑粮嗑的举步维艰,毕竟大神再多也不是天天码字的。在榜单里找的新粮不少,也多了一大堆雷点,比如薛洋,在原著中我对他观感平平,在嗑粮时他基本是我黑名单的固定用户。“洋洋想吃糖”和“他还是个孩子,一个爱吃糖的孩子能有多坏”这两句对我可以起到百分百的瞬间劝退作用,我一度怀疑薛洋粉里混入了大量的魔道黑,“他还是个孩子”在网文打脸嘲讽段子里都改过时了好吗,拿这个认真给人洗白的朋友们你们真的是粉丝吗?
薛洋这个人设真的是很有看头的,但基本没几个人写出了他的亮点,放过爱情这回事儿好吗?爱情不是万能的,晓星辰和他为人处世的碰撞才是他们关系最大的看点,他的人性闪光点和他变态的占有欲也没干系谢谢。在我看来,他对人世的愤世嫉俗,他对鬼道的精通,他对世人阴暗但现实的看法,他抵死不认但不可磨灭的对光明幸福生活的向往心,他对宋岚和晓星辰这种高洁之士截然不同的感官,他在面对晓星辰时一边渴望摧毁一边渴望拯救的纠结,乃至他对阿菁和星辰从戏虐鄙视到依赖喜欢再到怒而杀之的心态转变都是亮点,写的好了不逊色于魏无羡,为毛就要扣死爱情不放?他对晓星辰的失望不是晓星辰无法对他的苦楚感同身受,而是没有人能证明他是错的,没人能像他证明世界的本质不是残酷的,他杀人后先是得意,然后又追悔莫及没人想深挖一下他的心态和他的原因,只想歌颂爱情的伟大?我喜欢拯救和被拯救者的爱情,喜欢互相扶持互相弥补的爱情,但不喜欢彼此折磨的爱情,我也拒绝把加害者对受害者的控制欲称之为“爱”,这简直是对两个人的双重羞辱。同人里泛滥的那个连基本的能力都看不出的傻白甜是谁啊?薛洋一无所有活成金家客卿是凭真本事的好吗?
很多东西本不讨厌,莫名其妙就成了雷点,比如性转,我其实觉得性转后的视角真的很有意思,以魏无羡为例,他作为男性的随性洒脱在女性的壳子里是什么表现,世人对他的评价感官在性别变换后的微妙转变,甚至可以扯到修真界的社会发展观上,不客气的说,abo的好文十个九个都要牵扯性别解放的问题,修真界作为早期社会,它对身份和性别的桎梏也很有意思,可惜没什么人写,而我目前看的性转,尤其是单独性转,别说深刻了,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一秒歪到手无缚鸡之力的雅典娜,就等圣斗士来拯救了,都是玛丽苏小说女主的展开,几次踩雷后,我就遵循原著训条,对这个梗敬而远之。

嗑粮艰难,真乃人间不幸。

纳言要涅槃槃:

【多图】

羡羡,你看。是金色的乌鸦。

——————————————

我想和你花前月下

——————————————

往后,你带我御剑也挺好


《愿载鸳谱》19

白鹿跳崖:


  • 文案:团宠羡羡/养童养媳的错误方式


  • 羡:我拿你当哥哥你却要上我/


  • 叽:不要叫我二哥哥/


  • 大家都在/没有温狗


  • 具体看文/更新初步估计是周更


  • 新添ABO/此设定比较弱化


  • A乾阳B中元O坤阴




问:您对突然得知自己成亲是什么感觉?什么想法?


羡羡:啊......成亲啊......我倒不是特别关心,我就关心蓝二喜不喜欢我。




十九回.洞房花烛,二人解心结


敬完酒,蓝二没有再留席,这人刚才的问话让他有些紧张,他怕这人不肯,到时候闹起来破坏了成亲,带着魏婴早早回了洞房。




闹洞房肯定不存在,蓝湛丝毫不需要担心这个,进了屋子就像安全了。




蓝湛拉着人坐到桌边,扶着魏婴坐下,魏婴手里还捧着那个杯子,这一路上只要他想说什么,蓝二就给他倒酒,他喝了不少,有些醉醺醺的,让坐在桌边就坐呗,老实坐好,打了个酒嗝,魏婴本想再问刚才的问题,可是他又闻见了另一股子酒香味。那个味道就在他身边,他这五感也就恢复个模模糊糊,平时能分辨个香臭都不错了,不知怎的,今日竟能闻到这酒味,一定是好酒!




他小心翼翼地就去摸,果真摸到了一个小酒壶,姑苏蓝家就是雅致,连酒壶都这样,他们云梦都是按坛算,不管了,他举起酒壶就要往嘴里灌,蓝二却突然按住了他的手,把酒壶拿走不说还只给他一个小酒杯,这够喝吗?




但他只是这样想着,为了尝味道,依旧要往嘴里倒,谁知道下一刻蓝二又伸手,穿过手腕要和他交叉喝酒,这时候傻子都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交杯酒!再联系刚刚的那三拜,得了,这哪是鞠躬!




魏无羡颤抖着声音,和蓝二确认:“蓝二公子,我们这是在成亲?”这这这这什么时候敲定的?什么时候发生的?




可是,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照这架势成亲礼已成,而且问了他又能怎么样?




可能是之前的交杯酒太烈,把他烧的浑身发烫,从脸颊到耳尖,到手,都是热的,就连这颗心都是滚烫的。听不到都知道它在扑通扑通地跳动。




魏婴却突然又想到了那句把他搅得神魂不安的话:“我的抹额给的是命定之人。”




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身上的热度迅速褪下,刚才的心有多热烈,现在就有多冰冷。




心里难受极了,其实他想清楚了,在山上静修冥思苦想地时候他知道了他这是心动,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心动。




只是因为那人的那句话,耿耿于怀,没有下山。




他觉得他的心就像河边的一个湖,他认识的人就像河里的鱼,每天都有无数的鱼经过河,路过他,有的喜欢进来逛逛,有的觉得地方不错,干脆留下,还有一些是土生土长的。而这些留下的鱼里有的是普普通通的草鱼、鲫鱼,有的确是鲤鱼,红鲤鱼、黄鲤鱼、白鲤鱼、花鲤鱼。这里面他最喜欢的莫过于那尾大红鲤鱼。平常他一直在这口池塘里游荡,他不觉什么,只是时时忍不住注视,可是当他某一日游走了,你就知道了,陡然心头少了一块。




简而言之,就是变成了一颗朱砂痣。




如今也不能说是没得到,但得到了也不快乐,想到蓝湛不情愿,他就像手里被埋了暗刺,果然强扭的瓜不甜。




半晌,魏婴才呢喃地自言自语式开口:“委屈你了,蓝二公子。”




蓝湛真是千言万语都堵在嗓子眼里,想骂骂不出,表情达意直接听不到,他也站在原地,手里的酒杯随意放在桌子上,倒了,旋转了一圈,直到滚落到桌面的边缘,被人投以目光,拿起放平。




为什么要这样说?




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为我之前所说的话感到抱歉,你要怎样才能明白我的心?




蓝湛垂眸,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他慢慢地抬头,几步走到人面前蹲下,一手握住人的手放在自己的抹额上,一手去解自己的抹额,抹额便正正好好地落到了魏婴的手里。




魏婴也在难受、发呆,陡然被人抓住手放到额头上拿抹额,一惊,习惯性就想把手收回,但被人牢牢拉住,这人的力气极大,哪里能挪开,那人握住他,直到抹额顺着滑到了他的手上,才放开,魏婴愣住了,手用力揉搓这绣着卷云纹的抹额,这真的是抹额?这……这是什么情况?




他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又怕错会了意,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像是鼓起巨大的勇气,道:“蓝二公子,我这么说你可能觉得轻浮了,如果是我猜的意思……你就亲我一下行吗?”




话音刚落,魏婴就感觉蓝二真凑过来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飞快的一下。




魏婴不禁感慨:蓝家果然是雅正,这样的时刻居然这么快,都不啃的,但这也算是回答了:“那我能不能叫回你二哥哥?能的话你再……亲我一下?”




这一下没落下来,魏婴却感觉有人又握住他的手,在手心上端端正正地写了“蓝湛”二字,哦?直呼其名?是不是不太亲昵?




但他还是叫出了声:“蓝湛?”




声音放缓,又亲又柔,吐气如兰,勾人心痒,心结一解又这般撩人,蓝二握了握拳,按下悦动的心火,即使人听不到,也很高兴的应了一句。




 可这人可不止有这么一句。




“够了!”蓝二忍不住一声喝了出来。魏婴算起来是早嫁,还未弱冠,按温情的话他们还不能圆礼,这样撩拨,准备一起去泡冷泉吗?




偏偏面前这人毫无自知之明,依旧叫的起劲,真是够了!




但想想这人听不到,蓝二闭了闭眼,看着这一桌的喜点,想着这人一天下来有一段时间未吃什么了,干脆用吃食堵住这人的嘴,但在此之前他禁言了一小会儿,直到他打好一碗姑苏盛产的藕粉羹递到人面前尝到味道才解了禁言。




魏婴咽下一口甜羹,依旧说到:“蓝湛,不是吧?第一天你就嫌我聒噪了?我好伤心啊,我虽然话是很多,但我有这么吵吗?”




蓝湛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干脆就直接开始喂,魏婴是真饿了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不说了,一勺一勺乖乖吃完了一碗,可吃完了还觉得不够,又道:“蓝湛,我虽然小时候在你家的日子不少,可真不喜欢你家的青菜汤和草根菜,今天晚上这样的日子不会还吃这个吧?”




他现在五感模模糊糊恢复了一点,最讨厌清汤寡水了,要是是云梦的菜就好了,辣爽!




自然不会,蓝二想:既然心结解开了也不用担心了,干脆就准备拉着人去厨房看看,今天蓝家大宴宾客准备的吃食不少,实在不行就临时做。



当云梦双杰变成夷陵双杰

夜以深秋:

食用说明:

①更新时间不定(懒癌晚期患者,半夜更文选手)

②ooc预警,我文笔小学生水平,不喜请轻喷,我知道我写的不好(捂脸)私设如山

③如有撞梗,我真的没抄袭

④cp为忘羡,曦澄,双杰友情、亲情向,双杰友情、亲情向,双杰友情、亲情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⑤不吃邪教,不拆忘羡,毒唯退散,邪教大哥放过我

⑥剧情走向是小说设定+动画设定,有引用原文

⑦毕竟前世是汪叽单恋羡羡,羡羡又因为修鬼道不想连累汪叽以及以为汪叽恨他,所以追妻之路长慢慢啊~(逐渐ooc……

 
 

楔子:

这座山郁郁苍苍,翠峰灵秀,山顶被云雾缭绕,确实有几分仙气。只是离世人心目中的神山,还是有些差距。江澄这几日一直疑神疑鬼,一会儿怀疑魏无羡是骗他的,一会儿怀疑魏无羡小时候听错了或者记错了,一会儿又担心到底找不找得到,看了这座山,又怀疑起来了:“这真的就是抱山散人居住的地方?”

      

魏无羡肯定地道:“绝对就是这里。我骗你有用吗?骗你让你高兴几天,然后打击更大?”

     

类似的对话,两人已经重复了无数次。魏无羡陪他走到半山腰,道:“好了,到这里,我就不能跟你再一起上去了。”

      

他刚拿出布条准备蒙住江澄的眼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哟,我当是谁呢?温逐流。”两人还未反应过来,一道黑影欺了过来,一掌击在魏无羡的心口。

    

 “噗……呸!”魏无羡连滚了几个圈,硬生生吐出一口心血,江澄现在失了金丹,跑是很难逃跑了。接着几个温家小辈便捉住了江澄。

      

“魏无羡!”江澄见状叫到。温晁满脸兴奋的看着他们:“报信的那个谁,回去重重有赏!”一个温家小辈站了出来:“谢谢温公子,谢谢温公子!”

        

看来事情败露了,现在只能先想办法让江澄逃跑了。魏无羡心想。这时王灵娇也等不及了:“快!温公子,快抓住他!砍了他的手!他还欠咱们一条手臂呢!”

      

温晁道:“不急,好不容易找到他们,流血死了就没意思了。先化了他的丹,我要听他像上次江澄那样惨叫!”

      

“你!”江澄试图挣脱,但都以失败告终。

    

王灵娇道:“那就先化丹,再砍手!”

     

他们在那边讨论得欢,魏无羡吐出一口血,笑道:“好啊!你们有什么酷刑,尽管来!”

       

王灵娇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温晁鄙夷道:“死到临头了你还逞什么英雄!”

       

魏无羡冷笑道:“正是因为死到临头了,我才高兴!我还害怕我死不了呢。够胆你们就折磨死我!越残忍越好,我死后必然化为凶煞厉鬼,日夜纠缠岐山温氏上上下下,诅咒你们!”

     

闻言,温晁竟然卡了一卡。要知道,一些名门的世家弟子,比如江枫眠、虞紫鸢这样的,从出生时便受家族熏陶、法器影响,成长过程中还要受无数次安魂礼,死后自然化为厉鬼的可能非常小。但是魏无羡则不同,他是家仆之子,又不是打小就在江家长大,没机会受那么多熏魂安魄的仪式。若是他死后当真怨气冲天阴魂不散、化为厉鬼纠缠不休,那可就有些让人头疼了。而且,生前所受折磨越多、越零碎、越残酷,死后化成的厉鬼就越凶残、越难以对付。

    

“温晁!你不得好死!”江澄道,他已经失去太多了,现在看着魏无羡这样,他多恨自己的金丹被废,变成这样一个废人,他现在只想要力量。

       

温晁闻声转过头缓缓走到江澄面前,道:“本来像让你看着他死再让你死,但你这么不惜命,好啊!那就一起死!”

     

魏无羡见状慌了:“温晁!有本事冲我来,赶紧让我死了,我好下去诅咒你!”

      

 温晁心烦的道:“温逐流,把他金丹废了!”

   

“是。”温逐流道,向魏无羡欺去。“噗……”魏无羡被一掌化了金丹,死死咬着牙不发出声。九瓣莲花银铃也掉落在地上。

 
 

“魏无羡!”江澄挣扎的更厉害了,他现在多痛恨自己没了金丹,多痛恨温狗,只有他自己知道。

 
 

温晁听到江澄的声音后不耐烦的道:“既然你这么关心他,就和他一起死吧。”说着面部表情变的扭曲。

 
 

他喝令手下人抓住魏无羡,温逐流走了过来,将他从地上提起。魏无羡勉力抬头,看着这个杀了江枫眠、虞夫人、毁了他和江澄金丹的人,把他的脸、他冷漠的神情都牢牢记在心里。江澄被刚才的几个小辈带走,眼里都是怒火和恨意。

 
 

温家众人带着他们御剑而起,小镇和深山渐行渐远,魏无羡心道:“虞夫人,这下我食言了……他们带着我飞这么高做什么,飞到高处再把我摔下来摔死?”

 
 

御剑飞行了一段时间,雪白的云层忽然被一道黑色的苍山破开。

 
 

这座山散发着一股不详的沉沉死气,犹如一具庞然的千年巨尸,光是远远看着,都令人胆寒。

 
 

温晁就在这座山的上方停住了。他道:“魏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他桀桀笑道:“这个地方,叫做乱葬岗。”

 
 

听到这个名字,一道寒气顺着魏无羡的背脊爬上了后脑。

 
 

温晁继续道:“这个乱葬岗就在夷陵,你们云梦那边肯定也听过它的大名。这是一座尸山,古战场,山上随便找个地方,一铲子挖下去,都能挖到一具尸体。而且有什么无名尸,也都卷个席子就扔到这里。”

 
 

剑阵缓缓下降,靠近那座黑色的山峰。温晁道:“你看看这黑气,啧啧啧,戾气重吧?怨气浓吧?连我们温家都拿它没办法,只能围住它禁止人出入。这还是白天,到了晚上,里面真的什——么东西都会有的。活人进到这里,连人带魂,有去无回,永远也别想出来。”

 
 

他抓起魏无羡的头发,一字一句,狞笑道:“你,也永远都别想出来!”

 
 

说完,他便把魏无羡掀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魏无羡!”江澄看着魏无羡掉下去,自己却无能为力。

 
 

温晁听江澄的叫声已经不耐烦了,道:“把他也扔下去!”

 
 

“温狗!我会回来找你的!你给我等着!”江澄面部扭曲的说到,然后也被扔了下去,他没有尖叫,只是用一种阴森森的笑容看着温晁。

 
 

新人写手,文渣一个。放个楔子试试水,劲量多更。写的不好见谅。(捂脸)

 

_日暮栖迟:

“蓝湛,看我!快看我!”




“嗯。”




 这一看,便再也离不开眼睛了

暗里着迷:

最近好忙,摸个汪叽头缓解一下要爆炸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