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山静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楚路】深夜妄想

哈哈哈哈可不是一箭穿心o(*≧▽≦)ツ┏━┓

*接龙五·故人(4)

深夜,楚子航无声地睁开了眼睛。

诺诺和路明非都没有真正睡着,虽然他们在尽量休息恢复体力,但是他们的一部分感官仍然在警惕地运转着,只要有一点不寻常的风吹草动,就足以让他们立刻惊醒。

这是一场对抗世界的逃亡,放松的那一刻,不是胜利就是死。

但楚子航没有惊动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他只是睁开了眼睛,属于东方人的深色瞳孔中没有无法熄灭的熔金色,也没有凛冽如雨水洗过刀锋的杀气,是被路明非在心里形容为“麋鹿”一般的温润。

他没有爬起来去上洗手间之类的,甚至没有翻个身,除了睁开眼皮, 他的身体再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了。

他就着这个侧躺在地垫上的姿势,仔仔细细地端详着连睡觉也倚靠在门板上,看起来随时可以跳起来拔刀战斗的男人。

摒除第一眼的恐惧,他隐约觉得路明非有点眼熟。

像是在哪里见过。 

路明非洗过了澡,这时头发已经不再滴水了,但还是潮湿的样子,有几缕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大概很快也会被体温蒸干。

他看起来很疲惫。

不止针对这场逃亡,楚子航这一路上也不全是睡着,有时他能感觉到这个哥哥对于追杀的冷漠甚至麻木,他不太在乎身后的追杀,好像也不太在乎自己的死活,那些东西可能还没有自己脱口而出叫他一声哥哥的效果突出。

这时候他会露出复杂又空白的表情,然后对着空气默默发呆。

楚子航在黑暗里无意识地盯着路明非额头上黏着的那几缕半湿的刘海,脑子里像突然过了一道闪电。

他想起来在哪见过路明非了。

就在那个雨夜,他和爸爸开着迈巴赫遇到奥丁的那个雨夜——那对他来说还只是前几天而已,他甚至还能回忆起那天考试的题目——那天放学之后,他打电话给楚天骄之前。

他拒绝了一个学妹同行的邀请,然后隔着沾满水珠的玻璃窗,看见一个初中部的男孩在屋檐下冲那个叫柳淼淼的学妹大喊能不能捎他一程,然后被拒绝了。

最后那个男孩是拿外衣裹着脑袋冲进雨里跑掉的,本来想可以捎他一程的楚子航甚至没来得及喊住他。

楚子航闭上眼睛,立刻清晰地回忆起男孩蹲在屋檐下看着宝马无声远去的身影、歪着脖子耷拉着脑袋的姿态、沿着屋檐慢慢走远的背影,和扫过从一旁屋檐垂下的水帘的手指,伴奏是打在地面上、积水里和窗玻璃上的雨声,像一部意义不明的校园文艺片。

记忆里站在屋檐下刘海微湿贴在额头上的孤寂身影和眼前靠着门板休憩的人影重合了。

如果真的是他,怪不得他要叫自己师兄。

他看起来……样子没大变,可是和楚子航印象里几天前的样子相比,又完全像是两个人了。

或许他有个弟弟?

楚子航又想起镜子里自己的样子,否定了这个猜测。

有问题的不是路明非,而是他。

或许无光的环境真的比较适合人的思维发散,楚子航看了路明非一阵,又忍不住去想,这个人和自己——在他完全没有印象的时候——到底有过怎么样的交集呢?

自己……或者说他们认识的那个楚子航, 是不是在后来的某个下雨天,成功喊住了他,捎了他一程呢?可能他们就是这么认识的。

对于只有十五岁之前记忆的楚子航来说,就算打破他的头, 他也猜不到他和路明非的初见远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文艺浪漫。

事实上,他们头一回见面,路明非就为了睡在离他不远地方的那个如今被他叫作姐姐的女孩……举着狙击步枪给他来了个一枪穿心。

……虽然弗里嘉子弹并不会真的穿透心脏。 

但是大概有别的什么可以。 

END

其实……病娇那张比较漂亮╮( ̄▽ ̄"")╭

临厄:

be还是he,选嘛w

我挺喜欢冰尤的几对cp,只是尤里奥的官方cp叫奥什么来着?名字实在太长了啊(つД`)ノ

废柴祸斗:

动态练笔,柔韧的跳跃高手尤里奥www

[*请勿转去其它网站]

给大佬敬茶

不是骚话博,真不是:

是泡泡在群里现码的一小段

(为什么人家现码都这么牛掰)

好的对不起我画得比较垃圾👌 @孤屿霜白 

梶所欲为:

【你是我所不能触及,是我渴求,是我所不会拥有,是我唯一的奢望,是我永远不会说的古早的秘密。

   像是埋在苍白的火山灰里,被万物终将腐朽的法则抛弃,不再片片剥落的城墙。

    琥珀里静止的波浪幻影。

    厚白的冰雪里常春藤绿焰般的新芽。暗蓝色荒芜山岭上寄生的灼烧红艳的浆果。

    像是松树的根茎。忍冬的花心。

    即使人尽皆知,我也永不会向你吐露的秘密。

     永不会从我口中向你倾诉的咒语。】——《flyby》结芒

————————————————————————

是昨天晚上温习了一下我自己收到了的cl本,然后读到结芒老师的《flyby》,这本当时第一次阅读时,就被这一段惊艳到了,就是路总坐在水池边然后看着鸽子轻轻的笑了。我想那是一种很自然很轻松不拘束的笑容吧,那是整个龙族世界里路总很少有的笑。我是多么喜欢这一段啊……希望大家去看结芒老师的这本,虽然是be啦!!!!!

这是我废话最多的一次!!!!!

这个吴邪很带感嘛

半溪:

 废土设定,背景设定是文明高度发展后爆发了核战争,人类文明受到毁灭性打击,人类在大量辐射下挣扎求生,文明水平甚至退化到史前,而同时残存下人工智能则开始了发展一个文明。

大致是一个机械与末世共存的一个设定,小哥的设定是仿生人,不过人类的设定好像也挺带感,吴邪具体没想好,大概是一个科学家的傻儿子什么的_(:з」∠)_


【瓶邪】【ABO】见家长 知乎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久违的更新,失踪人口回归


#依旧是网红鸭梨的日常


#心疼我鸭梨


#微博球关注哇打滚为了写文专门建的新号: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http://weibo.com/u/6102565355 没有找到的宝贝们可以私信我


说实话到底哪里可以找到一个O当老板啊,身为一个A每天对着一个A的不能再A的老板怎么可能不想要翘班啊。有没有人有推荐哪家公司老板是个O的?是O的话我一定充满了动力。


 


@青椒肉丝炒眼镜 谢邀


个鬼啊!能不能艾特你小徒弟不要找我,我眼睛都瞎了还不够么???人与人之间能不能多一些信任和爱????


咳咳言归正传,楼主你听我一句劝,千万别给一个O打工,你会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被人卖了别人还以为你是绑架犯。


 


我第一次见到我老板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刚刚上高中对未来充满了幻想的年轻人。作为一个没钱没背景没成绩的纯屌丝A,我一直都相信总有一天会有一个貌美如花的O穿着金光闪闪的铠甲骑着白马手拿武功秘籍哭着求我接受第100代武林盟主的位置。


结果,呵呵倚天屠龙记里极品男人张无忌的麻麻说了“越漂亮的O越会骗人”。【嗯我不管好不好看,我只希望我老板看到这个帖子的时候看到我这么夸他能给我留个活路】




  说实话我第一次见到我老板的时候还有点小激动,毕竟那是个O啊,打着灯笼找都找不到的O啊,我才十来岁就能见到活的了,想想自己还挺厉害的嘻嘻。结果我那不走寻常路的老板不好好利用他那股闻起来就特别有欺骗性就差把“我是一个有故事的o”写在脸上的信息素招摇撞骗,偏偏一肩扛起了五毒教教主的身份誓与当时两家武林霸主一决雌雄_(:3 )∠)_ 。


你说他这么有抱负,浑身一股子决不当花瓶的志气也就算了,我要是吃瓜群众我也能磕磕瓜子感慨几句现在的O真是牛逼啊难怪A都没有对象,结果我发现如果我老板要拿大炮轰人,那我就是那个炮弹,放我出去打人然后就扔我在那里不管的那种。我曾经多次对他这种在不该放养我的时候瞎放养的不满,让我不得不削尖了脑袋(字面意义上的削脑袋)一路追随。我老板摸着我的脑袋像是摸狗毛一样,语重心长的告诉我【年轻人不磨练磨炼怎么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我当时一脸冷漠,哦,那我是不是还要给你发个锦旗,谢谢你对我的栽培。当然这话我没有说出来,别问我为什么。尼古拉斯赵四说过,人生就是这样,总是有那多的不得已。哎,小小年纪就参透了人生哲理,无敌是多么寂寞。


 


好了介绍完背景我们回正题,论为什么千万不要找一个Omega当老板。首先身为当代的珍稀动物,比大熊猫还国宝的Omega无论到哪都自带美化滤镜,这意味着无论到底事实是你怎么被压榨最后的结果就是你无情你无意你无耻你无理取闹。我之前在我的微博上吐槽过我老板,中心思想就是我这个老板懒到没骨头,就连Omega发情期抑制剂都要我出门买。你说我一个年轻健康的A每天都去药店买抑制剂是几个意思,以至于人家销售人员看着我的眼神就是“卧草又来买抑制剂”“O发情期需要抑制剂多半是这个A废了”“小伙子怎么这么年轻就不行了呢”,我当时真的就是这个表情——




结果下面的评论极其画风不正#好了好了知道你老板是个O了,下一题# #妈的有个O的老板你还好意思吐槽?所有老板都是A的我说话了么# #呵呵又是一个炫自己认识O的# #【哔——】让你一夜爽翻天快加我微信#


这个世界,真的还能不能好了?我就想知道那些当年奋斗在第一线追求Omega平等权利的先烈们看到现在这个场景是不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以至于后来我见到我老板发蛇精病,我都是处于#行行行都是我的错#的状态。


 


第二点,一个Omega老板放在游戏里,只能算是困难,可是当他有了自己的A之后,这个游戏真的只能是炼狱模式了,难度级别大致约等于让你连抽五个SSR。


我老板的A是我男神,盘亮条顺牛逼哄哄走路带风但偏偏又低调的不行,但凡什么事让他做就会突然变的崇高的不得了。按照家族地位,我男神基本上可以出演一出霸道总裁爱上我,如果说我老板是一个行事诡异不明觉厉的五毒教教主,那我男神就是一一统江湖的武林盟主。重点是,长得帅。我之前听说过我男神的事迹,他基本上就是一个活在传说中的人,不爱说话,一张俊脸上写满了黑体加粗的“我很神秘”和我老板那张“我有故事”的脸简直就是天生一对。不过听我胖老板(老板的兄弟)说,我男神那张“我很神秘”的脸的确是十年没变,但我老板那张脸之前写的分明是“我很好骗”和“我是傻逼”。因为种种原因,我曾经看过我老板写的日记(并不是变态),对此我得出的结论是不在沉默着死亡,就在沉默中变态。显然,我聪明机智的老板选择了变态。


在发现自己曾经天真无邪会耍点小聪明的对象变成了真·幕后BOSS学会了SM等一系列专业技能后,我男神淡淡的用【你长大了】这句话成功的将整个变态过程和结果一带而过。再用【我回来了】这句话完美把黑化后的老板进化成发扬真善美精神的雅典娜——虽然只有五分钟。


就在我觉得对象回来了,老板怎么说心情也该好了是时候给我涨工资了的时候。老板给了我这个单身狗当头一棒——【我老了脑子不好使,以后手下的各位想要请假发工资都找你们张爷,我这老身子骨得退居幕后了】。




妈的你骗鬼!昨天才把对家收拾的差点精神崩溃的人是谁啊?不想发工资就直说装什么装啊?咳嗽了几嗓子还真把自己当林妹妹了?


事实证明,有对象的人就是不一样,就算他不把自己当林妹妹,人家对象也会把他当林妹妹。自打那天过后,钱库里的钥匙还真的就跑到了我男神的手里。然后我男神面无表情的把我们都看了一圈,淡淡的问了一句“都是谁的钱”连个标点符号都不带加的。


结果听说那个月有一半人都没有过来领钱,请假罢工的人更是没有,一个个都是上班全勤勤奋刻苦好少年。


你们问我领了没有?废话当然领了,毕竟你们大爷我——


 


穷_(:3 )∠)_ 




既然老板有房有车有对象,那必然还会有一个孩子,问题是我老板的熊孩子(我叫她小公举)不是一般的熊,她简直是熊出了逼格熊出了智商。我记得小公举有一年特别爱吃糖葫芦,我老板有一个兄弟姓解,对小公举特别好,宠自个闺女似的宠。小公举爱吃糖葫芦,他就硬是从北京让人给运来一箱正宗的北京糖葫芦还带糖风,鬼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但问题是小公举当时长了蛀牙,我老板眼睛一眯一冷笑没一会就把糖葫芦给藏的没影,死活不给小公举吃。小公举立马就不乐意了,整天都对着我老板摆鬼脸。我老板是什么人啊?那是要与太阳肩并肩的男人。说不给就不给,任凭她撒娇卖萌闹别扭离家出走依旧可以淡定的坐在屋里吃瓜子。嗯,没错,我男神磕的,他只负责吃仁。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没人教过你们关爱小动物么?


 


好了,大事情来了。


那天小公举不知道从哪看到了我,皱着张可爱的小脸苦兮兮的跟我抱怨,说我老板真无情无义无理取闹连个糖葫芦都不给,有人罩着了不起?我当时就像是遇见了知音一样蹲在小公举身边点头附和“就是就是,不就是男神回来了有人撑腰了么?连工资都不肯老老实实的发,我每次去领工资都他妈像是去阎王殿赴死一样。阎王殿还给个痛快只死一次呢,这倒好,每月一次按周期来和大姨妈一样准时。”小公举笑眯眯的看了我半天,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显示“正在通话中”的手机,又甜又嗲的说道“老爹你听见了么?我帮你套出来了鸭梨叔叔的心里话。鸭梨叔叔他嫌你不发工资!我觉得我这么厉害,你得奖励我两根糖葫芦吃。”


 


我当时真的一脸懵逼,吓得我立马挂了她的手机。


小公举你小小年纪就套路这么深真的好么?


我看着她笑的甜滋滋的小脸就气不打一处来,用手拧着她的脸像是拧面团似的——当然我并没有胆子用力。


然后,大事情又来了。


 


我还刚没揉了两下,就听见小公举特别大声的喊了一句“爸爸你看鸭梨叔叔欺负我!”


我:


 


只见男神正面无表情的一步步走过来,然后微微弯下腰摸了摸小公举的脸。如果说我男神看小公举是百炼钢化绕指柔,那他扭过头看我的眼神就像是菜市场杀猪的正琢磨着从哪个部位下手。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结果我还刚没准备跪地求饶开口解释,专业熊孩子二十年的小公举就深刻发挥了继承自其父母的优秀奥斯卡演员基因。只见她捂着自己压根就没什么红印的脸,委委屈屈的用一只手拉了拉我男神的衣角。要不是知道她是个什么熊样,我还真差点信了她是个乖巧可爱小甜心。


 


“爸爸,我觉得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创伤。如果你是我亲生的,那你应该安慰我一下给我两根糖葫芦。”


 


哦,原来我只值四根糖葫芦。


呵呵,真是我老板亲生的。




如果看了这么多你还是选择去找一个O的老板打工,那我只能说——





 



废柴祸斗:

依旧是更新内容吐槽,全球追捕那一幕超帅!根本涂不出感觉的帅!
p2:来自压根找不到符合描述的房车参考图的机械废的哀嚎_(:3」∠)_

(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