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三俓:

主页发过了,来lof发一下😔😔第一次画条漫拖了很久才完成。。。还望各位见谅。
顺带心疼裂冰一秒钟

开梨子:

忘羡七夕快乐!!!!
祝我们的神仙眷侣永远幸福!!!

又是个一个人过的七夕啊😂
还好还有忘羡陪我……
蓝忘机🔒魏无羡
求求你们永远在一起好好的😭😭😭永远没有刀子😭



说实话……我……想画这个场景好久了……入坑时就想画了……😂
今天终于找到机会把这坑填了~nice

原著这段真的甜掉我牙了……他们没捅破窗户纸之前的互动真的很动人啊啊啊啊啊啊😭

魔道原著云梦的番外~萌萌哒的奶羡和小正经奶叽XD

时间酒:

七夕快乐,给两位宗主画了一身新衣服。
这个打算做成立牌,红心蓝手评论里随机抽取一位送出,开学抽。

[魔道][忘羨]吃我的腦坑之五

鎮魂女鬼立地成猴:

人性本賤,最想寫的往往不是你最急切填的那個。

還有,好熱喔。

夷陵老祖定居雲深不知處,這件事在玄門中已經不是秘密。

因為一些複雜而尷尬的因素,許多人還是忌憚魏無羨,但已經很少有人嘴上嚷著要夷陵老祖償命這種話了──開玩笑,之前有大世家撐腰圍剿,現在清河聶氏正在蒸蒸日上、蘭陵金氏忙著重振家門、雲夢江氏對此事不聞不問、姑蘇藍氏……看起來像是包庇了,誰還敢不長眼地去找麻煩?

「他不會做什麼,再怎麼樣還有姑蘇藍氏管著他。」

連雲夢江氏家主都如此言道,於是漸漸地夷陵老祖重出江湖一事,好像沒有傳說中那麼可怕了。

只是邪魔歪道如魏無羨,怎麼會跟仙門中素來最行得正坐得端、佳名遠播的藍忘機湊一塊去了呢?

知曉兩人結為道侶的人很少,大部分的人只知道夷陵老祖跟著含光君夜獵,兩人逢亂必出,去的都是冷僻少有人聞問之所,流出來的消息也不多,若被知曉多半也是哪處的村民得了兩人相助後口耳相傳。

有些人說魏無羨在贖罪,有些人猜測藍忘機用了什麼方法鎮住了這個魔頭,而最最知曉此事的姑蘇藍氏一致保持沉默。

夷陵老祖曾經所作所為,一部分得到了平反,但血洗不夜天是事實、射日之征時的駭人表現也是事實,表面上沒人說話,私底下還是有不少人為此議論紛紛。

魏無羨的性子是不會理會那些閒言閒語的。一次知曉兩人關係的小輩,在向魏無羨討教問題時順道提了外頭的傳言,他聽了只是一笑置之。

「是啊,其實含光君對我下了一道超厲害的惡咒,讓我此生此世受他所控、無法離開他半步了。」

「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種惡咒……」

「就是名為愛情的咒啊小年輕,哈哈哈哈哈哈哈。」

「……喔。」

看那一個個小朋友露出一臉便秘的表情,魏無羨收斂了一下,又一本正經地講起夜獵的實戰經驗。

「不過我說真的,你們到外頭去,可別把我跟含光君的關係到處說,真要說成下咒或我受制於他都沒關係。」

「……為什麼啊?」

因為常跟魏無羨以及溫寧相處、多半也知道了一些當年真相的小輩們並不覺得夷陵老祖有傳說中那樣糟糕,聽魏無羨這麼說時便是不解了。

「因為你們家含光君那麼好的一個人,我可捨不得他的名聲有半分受損呀。」


藍忘機帶著魏無羨回到雲深不知處後,藍曦臣偶爾就會閉關靜修幾日,那些日子裡許多家主該做的事,都是藍忘機跟藍啟仁分去做的。

藍思追在少年弟子中算是頗出色的一位,藍忘機有時會吩咐他辦一些事務,一日傍晚他回到雲深不知處,立刻前往靜室要向藍忘機稟報事情,卻只見到魏無羨一人。

魏無羨一直很有自覺,大部分的時間都躲在靜室裡深居簡出,若是要出門通常就是隨行藍忘機,這回看到藍思追來訪,他便招呼著小少年在外間落坐。

「含光君去秣陵一趟,一會回來,你在這等他吧。」

常年焚著檀香的靜室此刻多了一股清甜的果香味,藍思追看著案邊堆著一堆荔枝,魏無羨手上毫不停歇地剝去外殼、以巧勁剃出種子,然後有些他直接往嘴裡塞、大部分則扔進一只偌大的玉碗中。

不一會兒藍思追就觀察出來了,扔進碗裡的都是大顆的。

注意到小少年的視線,魏無羨便揚了揚手上那顆瑩白圓潤的果子。

「想吃麼?」

「前輩這是給含光君準備的吧?我就不用了。」

「哎呀,沒關係的,這麼多我倆也吃不完呀。」

魏無羨說著便不知道從哪摸出另一個碗,隨手就要把剛剝好的一只扔進去。

「……前輩,我還是自己剝吧。」

讓魏無羨給自己剝荔枝──怎麼想怎麼覺得那是藍忘機專屬的服務,身為小輩實在不敢領受。

於是藍思追跟著魏無羨剝荔枝、邊與魏無羨聊一些夜獵的事情,不知不覺也剝了半碗荔枝。

藍忘機在此時回到了靜室,見到藍思追時他沒有太訝異,藍思追連忙擦手行禮,他則微微一頷首。

炎炎夏日間一日奔波,藍忘機身上還是一樣纖塵不染、儀表端方,藍思追正想快快稟報事項好告辭,魏無羨卻是端著玉碗先一步迎了上去。

「思追,眼睛閉會。」

「什麼……」

看到傳說中的夷陵老祖嘴裡叼著個荔枝往含光君唇邊湊去,藍思追來不及反應,呆滯一瞬便立刻紅了臉頰。

「別胡鬧。」

藍忘機一揚手就把他唇邊那顆荔枝取下扔回碗裡,魏無羨故作不悅地哼了聲,但擱了碗、手裡便換上一方乾淨的素帕,往藍忘機鬢角、額間按了按。

藍思追深深覺得自己就該立刻消失才好。

 

 

後來藍思追速速將正事解決了,剝的那碗荔枝他也不敢待在靜室吃,推說要分享給藍景儀一等人便告辭了。

然而他前腳還沒踏出靜室,就聽到身後窸窸窣窣地一陣聲響,接著又聽到魏無羨歡快的笑聲響起。

藍思追忍不住用眼尾偷瞄了一眼。

然後他看到他們藍家雅正的含光君,正捉著魏無羨的手,叼走他手上的果子之後,還在那修長的手指尖舔了一下。



那天的腦洞至今依然沒穿褲子

鎮魂女鬼立地成猴:

舅媽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姓字。

ABO以及其它各種OOC請自行避雷。

全部都是腦洞,認真就輸了。


這篇


仙門百家難得迎來一個平和又熱鬧的時代,隨著世代交替,新一輩青年才俊開始在夜獵上活躍,當年的公子榜上各有婚配之後,排行便直接換上了新一代的仙門名士。

很遺憾,這是個看身家實力、更看臉的世界,金家少主金如蘭身為史上第一個難得爬到姑蘇藍氏頭上、端坐公子榜榜首之人,好不容易風光地撐過一代,到了新一代公子榜又再次風雲變色。

五個小藍公子長大之後,齊刷刷地攻占了公子榜一到五名,較人望塵莫及。

都是差不多的一張臉,怎麼女修們就看不膩呢?沒辦法,孩子的爹當年就是叼炸天的顏值,小公子們完美地遺傳含光君的禮教跟武力值,又維妙地摻了一點夷陵老祖的撩妹……噢不,是風趣。

於是女修們就紛紛淪陷了。

乾脆把那藍家五公子無視了、續著往下重排五位吧……很遺憾,當年的公子榜榜首、藍家宗主澤蕪君,一對雙生子到明年就該取字了,前五名他們藍家的自己掐都不夠,踢兩個出來分分秒玩死你們呢。

年輕的修士們爭公子榜是無望了,好歹還有個仙子榜可以看看。

然而一年過去、新的仙子榜榜首更替,顏值是令人服氣的、實力家世是沒話說的,但連修士都忍不住替其他仙子們悲憤了。

那榜首便是含光君跟夷陵老祖的寶貝小女兒。

這天下都給姓藍的去玩就好了啊。

而雲夢江宗主單身多年好不容易娶了親,長女卻是與藍家小姑娘同齡,仙子榜上便落了個第二。

有心人氏表示:江宗主說不定會因此跟魏無羨掐起來。

被譽為婚後魅力連年飆漲、成熟凝練散發著謎一樣風采的江宗主表示:我至於嗎我?

頂著一張俊俏臉蛋、性格也越活越幼稚的夷陵老祖表(造)示(謠):你們都不知道,還好小姑娘有我這個師伯把關,否則當年她爹差點要給她起名江愛妃。


說來藍家小姑娘什麼都好。

就是繼承了魏無羨的劍,性格也從了魏無羨,五個哥哥都是一杯倒、就她一個酒過三巡面不改色(別問為什麼她能碰酒,呵呵),選的樂器也是笛子,在親爹藍忘機的強烈堅持下拿了一只玉色笛。

魏無羨很認真地數著藍家家規六千條:家規應該沒有規定武器不得為黑色啊?你自己的忘機琴不也是黑色?

心累一輩子的弟弟轉譯機藍曦臣表示:魏公子你有所不知,忘機他連自己女兒的醋都敢吃的。

已經被夷陵老祖鍛練出堅實臉皮的藍忘機默不作聲,一臉雅正。


附帶一提,若說家規增至五千條是小藍公子們的功勞,那如今的六千條全是拜小藍姑娘所賜。

藍家中堅弟子藍思追表示:老先生訂的這家規已經不是孩子們能負荷的數量了,宗主三思。

放棄治療的藍宗主表示:叔父也就訂家規這點愛好了,由他去吧。



臨睡之前放腦洞出來裸奔

鎮魂女鬼立地成猴:

不開車純聊天的ABO,OOC注意避雷

大家都知道古風混ABO代稱是大問題,這裡借用一下修真的體質設定來代稱,ALPHA──純陽體質,Omega──純陰體質,Beta人多尋常不會特別代稱,人口稀有度大概是Beta80%,Alpha男/Omega女性合佔20%   Alpha女性/Omega男性千萬人中挑不出幾個。

 

 

在赤鋒尊與歛芳尊的封棺大典之後,仙門百家又是一次勢力洗牌。

仙督之位暫且空懸著,眾家明面上和和氣氣,私底下暗自角逐計較勢力是在所難免,但總歸是過上了一段無風無雨的日子。

在這段無風無雨的日子中,傳得最沸沸揚揚的消息不外乎還是夷陵老祖的行蹤,擔心其破壞安寧的大有人在,所以百家明裡暗裡總是關注著魏無羨的動向。

於是,夷陵老祖分化為純陰體質的消息,不消幾日就傳得天下皆知。

仙門中人體質分化較常人晚,藍忘機是在禁閉結束後才分化為純陽,而魏無羨當年被圍剿時並未分化,但他自己估計自己體質就是尋常,但萬萬沒想到這個獻舍得來的的身體,居然分化為男子堆裡萬人中難有一二的純陰體質。

對於純陰體質,不只是仙門,尋常百姓家亦是將之視為附庸一般的存在,擁有純陰體質的多半是女性,容貌美麗、性情溫順而宜室宜家,誰家的女兒成了純陰體質,那肯定是人人爭相要結親的對象。

如今分化在夷陵老祖身上……好吧,嚴格來說身體真不是他的──但這消息還是太有話題性了。

那些江湖上私下碎嘴的自然是說不出什麼好聽的話,但魏無羨本人在分化那天只花了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呆滯,接著便喜上眉梢地跳了起來。

「藍湛是純陽體質,我分化成純陰正好啊!真可以生一窩小藍公子了!」

藍忘機還是一貫的面無表情,只是看著一旁已經無法直視自家弟弟的藍曦臣,可以判斷他肯定從藍忘機臉上讀到了什麼不可描述的東西。

至於藍啟仁嘛……自家弟子有純陽體質,那該快樂,自家有純陽體質的弟子擁有純陰體質的道侶,那該超快樂,然而那個純陰體質的道侶是魏無羨……

只能痛並快樂著。

從此以後,雲深不知處有一段時光,辦嫡系新生兒的滿月筵辦得比眾家都勤快。

原因是聽說夷陵老祖想要個女兒,但接二連三續四又五生出來的,都是兒子。

 

 

十年之後,五個男孩從大到小排成一排、整齊地在藏書閣牆邊倒立抄家規,成為雲深不知處的日常風景。

新一代的中堅弟子藍思追表示:小藍公子們平常很乖的,都是被魏公子陷害才犯的家規。

年紀一大把依然堅持要控管本家子弟品質的藍啟仁表示:規訓石上,五千條。

每天倒立的小藍公子們表示:為什麼羨爹爹都不用被罰?

冷面仙君藍二公子表示:我罰。


溫雅清煦的家主澤蕪君無奈地表示:別罰了,再罰下去走廊都不夠姪子們倒立了。


在雲深不知處禍害遺千年的夷陵老祖表示:體質造孽,怪我咯?